1. 2016年度中國海外投資國家風險評級發布

      2016年12月28日,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發布了“2016年度中國海外投資國家風險評級”。發布會由張宇燕所長致辭,姚枝仲副所長主持,張明作為團隊代表發布了評級結果。這已經是該團隊連續第三年發布中國海外投資國家風險評級。
       
      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外部風險顯著提升。
       
      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三大對外直接投資國(按流量排序)。但在對外直接投資迅速增長的同時,中國企業海外投資面臨的外部風險也在顯著提升。緬甸密松水壩項目停工、斯里蘭卡重新評估中國援建港口項目、中澳鐵礦百億減值、墨西哥高鐵項目被無限期擱置等事件,均成為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受阻或失敗的典型案例。因此,做好風險預警,進而準確識別與有效應對相應風險,是中國企業提高海外投資成功率的重要前提。
       
      風險評級體系包括經濟基礎、償債能力、社會彈性、政治風險、對華關系五個維度、共41個子指標,涉及57個國家。
       
      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團隊,從中國企業和主權財富的海外投資視角出發,構建了經濟基礎、償債能力、社會彈性、政治風險和對華關系五大指標、共41個子指標全面和量化評估了中國企業海外投資所面臨的戰爭風險、國有化風險、政黨更迭風險、缺乏政府間協議保障風險、金融風險以及東道國安全審查等主要風險。該評級體系通過提供風險警示,為企業降低海外投資風險、提高海外投資成功率提供了參考。
       
      該評級體系納入了57個評級國家進入樣本,全面覆蓋了北美洲、大洋洲、非洲、拉丁美洲、歐洲和亞洲,占到中國全部對外直接投資存量的85%。這57個評級樣本中還包括了35個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,占中國對所有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海外直接投資規模的97%。
       
      總體評級結果:德國是唯一AAA級投資目的地,英美排名有所上升。
       
      從總的評級結果來看,發達國家評級結果普遍高于新興經濟體,投資風險較低。其中排列前10國家均為發達經濟體,德國、美國和英國為前三名。與2014年相比,在剔除了新加入的國家之后,除了德國相對排名不變外,其余國家相對排名均發生了變化。其中,美國、英國等16個國家的相對排名上升,柬埔寨、印度和老撾3國的級別上升;澳大利亞、新西蘭等19國的相對排名下降。
       
      發達經濟體情況與2014年類似,一般經濟基礎較好,政治風險較低,社會彈性較高。但與2014年相比,出現了一些新的積極變化。一方面,發達經濟體持續復蘇,償債能力有所好轉;另一方面,受中國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影響,部分發達經濟體雖然仍對中國投資懷有疑慮,但對華關系有所好轉。未來,世界經濟將在很長一段時期內處于低速增長狀態,包括發達經濟體在內的所有國家都在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,而中國提出的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為此提供了有利契機。與此同時,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推動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,并吸引了除美國和日本之外的主要發達經濟體加入。
       
      新興經濟體經濟基礎較為薄弱,較多不穩定因素導致政治風險較高,社會彈性較差,償債能力分化較大,但與中國關系一般比較友好。未來新興經濟體依然是中國海外投資最具潛力的目的地,尤其是對戰略資源和市場尋求型投資以及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而言。2015年,新興市場經濟增長繼續整體放緩,這一狀況可能在較長時期內得以持續。隨著美聯儲進入加息通道,新興經濟體資本外流風險上升,同時由于美聯儲與其他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分化,美元有望進一步升值,這加大了新興市場匯率風險。在經濟下行期,新興經濟體存在的深層次結構性問題更需要通過不斷改革得以解決。對在新興經濟體進行投資的中資企業來說,需要密切關注美聯儲加息對東道國可能引發的負面影響,例如私人和主權債務違約、基建工程合同違約、資本項目管制強化和企業營業收入銳減等風險。
       
      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風險評級:低風險級別僅有新加坡一國。
       
      從總的評級結果來看,低風險級別(AAA-AA)僅有新加坡一個國家;中等風險級別(A-BBB)包括28個國家,占35個國家的絕大多數;高風險級別(BB-B)包括6個國家。
       
      “一帶一路”國家中多為新興經濟體,僅有個別發達經濟體,而發達經濟體評級結果普遍好于新興經濟體,投資風險較低。希臘雖然作為發達經濟體,但受債務危機影響,級別評定較低。新加坡、以色列、捷克、匈牙利和希臘作為“一帶一路”沿線上為數不多的發達經濟體,對“一帶一路”倡議持有濃厚興趣,尤其是新加坡、以色列和匈牙利已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。
       
      新興經濟體作為“一帶一路”的主體,經濟基礎薄弱,經濟結構單一,尤其是基礎設施供給嚴重不足,急需外部資金的進入以拉動區域經濟發展,而這也是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實施的基礎。但是由于其內部缺乏社會彈性,同時償債能力差,政治風險高,尤其是中東國家常年戰亂不止,都為“一帶一路”倡議的實施增添了不確定性。特別需要提及的是,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對華政治關系分化較大,既有與中國特別交好的巴基斯坦、老撾等國家,也有對中國有所警惕和不信任的國家,如印度等。
       
      目前,國內社會各界對于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實施效果最大的顧慮是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投資風險。從社科院世經政所國際投資室團隊的評級結果來看,低風險評級國家僅有新加坡一家,高風險評級國家也只有6家,其余的28個國家均為中等風險國家。未來,中國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投資可因勢利導、因地制宜,根據國家風險水平的不同適當調整投資決策。
      最后更新時間:2016-01-04 閱讀:261次

      資訊中心相關內容推薦:

      校花陈若雪被校长抱到办公室